书中人

希望用文字给您带来温暖!!!☁

主产雷卡 (๑ºั╰︎╯︎ºั๑)♡🍻(洁癖,不要踩我的雷哦~🔫)
坚持雷卡与瓶邪在心中同等!🎏虽然我可能不产瓶邪...
天行轶事无脑吹
小英雄轰吹选手

《遗世佳人》③君主雷X亡国奴卡<

  双视角转换流...

  

  原本打算开车的...结果写的进度太慢了...刚好卡车了...

  

  分————界————线

  

  《遗世佳人》③上

  

  (1)

  雷狮很好奇传言中的天下第一美人究竟是如何的“倾国倾城”。

  他一直盯着从刚进来起就低着头的卡米尔,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何不妥。他向来做事情都有一种理所应当的态度,但这次他很快便没了兴致。

  雷狮是一个很映象化的人,他按照自己第一眼的感觉已经在心里给卡米尔打了分。雷狮并不喜欢卡米尔这样的瘦到营养不良样子的身材,而且卡米尔作为一国公主,却连抬头看他的果敢都没有。

  看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早该想到的,作为一国的公主,就算长的再一般,想要名满天下也有无数种方法。

  雷狮不禁有些失望,有些不耐烦的打了个哈切。

  算了,本来也就只是一个被利用的工具的而已。

  

  (2)

  卡米尔从生下来起就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沉稳和气傲,这是刻在他骨子里纵使因为童年时候的经历也无法泯灭掉的东西。

  所以此刻他在无奈之余他更多是还是气愤,他并没有因为离开那个给他带来过痛苦的地方而高兴。那里毕竟是他的家,有偶尔让他温暖的人,有让人愉悦的美景,有敬仰他的万千子民。

  现在,全部都毁了,被眼前这个自私自大的人。

  他克制着自己的愤怒,低着头掩饰着厌恶,他要活着才能报仇。

  可是长久的沉默终究磨灭的卡米尔仅剩的耐心。屈辱,气愤,焦躁在雷狮表现出不耐烦的时候爆发,他扬起自己的下巴让自己看上去是骄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雷狮,仿佛要将他连同仇恨一起刻在骨子里。

  

  我不是亡国奴,我是元国第一公主。

  

  (3)

  卡米尔抬头的瞬间让雷狮产生了一种错觉,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一头隐忍已久的狮子在紧紧地盯着自己的猎物,这种眼神他只在战场上两军对峙的时候见过。

  但这样的错觉也仅仅是延续了一瞬间而已,因为比眼神更令他错愕的是卡米尔琥珀一般明亮透彻的眼睛。

  单眼皮,却是那种媚到骨子里的桃花眼。

  虽说雷狮见过的美人无数,但这般的天生媚骨,他还是第一次见。

  

  “那块面纱,太碍眼了。

  

  《遗世佳人》③下

  (1)

  身后的大门被关起的时候,卡米尔一直强撑着站立的身体瘫软在地。他用双臂抱着自己弯曲的膝盖,满脸赤红的想着刚才发生的事。

  他还清楚地记得他摘下面纱后雷狮眼中意味不明的眼神,他觉得他可能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一定会被当做奴隶处死吧。

  虽然早就做好了准备,但在死亡真正的来临之前谁都还是会很害怕的。

  卡米尔埋怨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最让他屈辱的并不是这个,而是他妄想用舞姿去博得雷狮的“青睐”。

  就算卡米尔在怎么沉稳冷静,也不过只是在一个刚刚及冠的少年,若是真的面临将死,行为也是会格外出格的。

  但是,一个男人想用舞姿去讨好另一个男人,一定很恶心吧。

  他的脑袋地不断地重复着雷狮的最后一句话。

  “带上面纱,滚出去”

  

  越是安静,越是压抑已久,情绪爆发就越是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却与平常不同的理由。

  各种各样压抑着的记忆以及负面情绪随着那一声怒吼重新涌出。

  卡米尔感到头疼欲裂,他越发紧的抱住自己,却仍是感受不到一丝温暖。

  不过这样也好,哪怕是死了,也不会有多难过。

  

  (2)

  “殿下。”一声尖锐的声音传入大殿:“贵妃娘娘让您去一趟。”

  “不去!”雷狮的声音有些气愤和焦躁,但因为他把面前的帐子拉上而让人只能猜测他脸上的表情。

  这位侍从显然在待着雷狮身边已经待过了多年,很识趣的停止了说话。

  雷狮克制着自己的紊乱急促的呼吸,可是却是克制那种感觉却越发的骚动,很痒却令人有种很舒适的快感,每一下到恰到好处的拨弄着他的心。

  该死,竟然有了反应。

  明明只是这么看着而已,雷狮回想了一下他二十年来的处男生活,突然意识到这么强烈到无法克制的反应还是第一次。

  他向来不是一个能忍的人。

  

  (3)

  “哒哒哒哒!”一连串暴躁的敲门声传来,让卡米尔突然从自己的回忆里惊醒,他迅速从地上爬起来去开门,生怕怠慢了对方。

  在别人的地盘上,人都会有一种下意识的害怕和自卑感。

  可在他快走到门前的时候,突然一阵大的推力让卡米尔摔倒在地,他撑着身体去看,发现是一个太监模样的人,端着一碗汤水,旁边两个壮汉应该是刚刚破门的人。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捏住了下巴,那个太监模样的人将手上的东西灌进卡米尔的嘴里。

  “对不住了,这是贵妃娘娘的指令。”

  美这种原罪,就算是什么都没有做也会被让讨厌,想尽办法摧毁。

  

  

  by:但是我觉得你们应该感谢这个我连名字都没有想好的贵妃娘娘,下章开车...知道是灌什么了吧....

  

  下章提前预警:英雄救美...半强迫...反攻向有(没有成功...谢谢)还有骚话满天飞...

  第一次写车,但是真的很爽...特别是脑补的时候...(啊啊啊,我在说什么)


《遗世佳人》 ② 君主雷X亡国奴卡<



      从小卡米尔就听他们说,父皇是极其宠爱母亲的。

  元年499年春初,娇艳的花开满了整个御花园。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他父皇生辰的宫廷宴会上。那时他的母亲仅仅只有十六岁,却早已名满天下的美人。

  那一夜,更是一舞惊鸿。

  按理说,以他父皇的尊贵,就算是看上了母亲也只需当做情人罢了,可当年父皇却硬是不顾所有人的反对要娶母亲。

  舞姬做后。

  闹的可是满城风雨。

  在斩了无数上书弹劾的人之后,昏君的罪名便从此落下了。

  但他父皇总归是如了愿,政绩上虽没有什么大作为,却也毫无差错。

  没有什么是时间解决不了的,时隔一年,宫里的一切仍然恢复平静。

  如果卡米尔能顺利出身就更好了。

  

  元年502年,在他们相爱三年后,皇后难产而死。

  卡米尔出生了。

  

  卡米尔的记忆里是没有父母的,反而总是有一些人以各种各样的名义来叫他难堪。

  如果他和他其他的“兄弟们”一样是从小养尊处优的皇子,那他可能会些许有些在意。

  但是在卡米尔有记忆起,他的日子就是这样的。

  没人天生喜欢受气,他当然也想过反抗,也想要被人尊重,会在看见其他人抱着自己父母撒娇的时候嫉妒。

  但是,有些事,真的不是想要可以得到的。这样的异想天开,除了换来一阵羞辱或者拳脚相加以外,得不到任何好处。

  慢慢的,也就习惯了。

  

  只是有一点,谁都不能诋毁他的样貌,否则不论是谁,他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回击。

  没人敢和一个不怕死的小孩真的硬碰硬,也没有人敢和天下第一美人的孩子去比样貌。

  除了辱骂以外,在他生命中出现最多的就是赞誉了。

  他长的,太像他的母亲了。

  

  因为这样的样貌,在他十岁那年,他得以见到他的父皇。

  纵使是仅仅只有十岁的卡米尔,在见到父亲的第一眼,从那种复杂的眼神中也看得出,父皇他,真的很爱很爱自己的母亲。

  

  那之后,父皇赏赐了他很多东西,数不胜数的金银珠宝和奴婢。

  以及,母亲最珍爱的舞裙。

  

  卡米尔是个聪明的人,他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

  父皇他真的很想念着母后。

  

  “喂!你想什么呢?”身后有人推了推卡米尔,那人力气很大,卡米尔吃痛的闷哼了一声。

  “别心不在焉的,摘下面纱后,你若是真的担得起“一见倾城”的名号,被我们殿下看上,可是三生修来的福分!”前面一个将军打扮的人听见动静反过头来说话,那人说话声音很大,头发束成马尾,满身的英气,语气之间却全是对那位“殿下”仰慕之情。

  卡米尔只是抬眼看了一下,没有做声。只有他自己感受的到,他的手心里全是汗。

  撇开会暴露性别的问题。

  雷国的殿下,可是出了名的阴晴不定。

  

  这里和卡米尔以前看过的宫殿都不一样。

  极致的奢华。

  每一处地方都像是为了炫耀而存在,

  和一般的龙纹头像不一样,绘有华丽夜空图像的藻井琼然高起,犹如头蓬一般悬于室内天顶之上,十二颗硕大的夜明珠被当装饰品镶嵌在藻井之上,连成星象。

  各种各样因为战争而得来的战利品就那么堂而皇之的作为装饰摆放着。张扬而又肆意,丝毫不畏惧是否会有别有用心的人心升贪念。

  王座之上的人靠着座位慵懒的躺着,一只手拖着下巴,毫无表情的看着面前跪着的人。

  

  

  

  

  

  


 《遗世佳人》

  君主雷X亡国奴卡

  

  雷点:含女装设定...(后面有微车)

  

  分————界————线

  

  卡米尔坐在梳妆台前轻轻地摆弄着那些胭脂水粉,对着镜子仔细涂抹着。他的眉眼生来就极美,是那种两头尖弯的柳叶眉,从眼角到眼尾,线条柔和而又无比清晰流畅。眼更是比江南烟雨的女子还要更添几分多情,那搭在眼睛上的弯弯睫毛,根根分明的长着,翘长的让女子也自愧不如。

  他平静的做着自己的事情,仿佛从镜子里倒影出的那些慌乱无比的人们都是虚像。他们惊恐着,叫喊着,互相推搡着,每个人都像发了疯一样的将这房间里的珍宝塞进自己的怀里,露出令人厌恶的丑态。

  战火持续着烧红了半边的天,厮杀声阵阵如恶魔的召唤,在这狰狞可怖的模样下,恐惧使每个人都脱下了平日里斯文有礼的外套。

  大难临头各自飞,这话是没错的。

  厮杀的脚步声随之战火的燃烧一点点逼近,起初,还只是能感受的到,现在,他已经可以从镜子里的反射看见窗户处大片血花的溅上。

  屋里仅剩的几人见着动静,匆匆忙忙的蜂拥着从后门的小道溜走,可以没过多久,几声凄惨的叫喊声就断断续续的传来。

  卡米尔听闻微微的颤抖了一下,继而又恢复平静。

  今天,任何人,都是听天由命的。

  大门被推开的时候,卡米尔正好完成了最后一步,他不紧不慢的带上面纱。仔细的整理着自己的裙摆,就像一位等待出嫁的姑娘。

  他并非因为自己是高贵的皇室,也并非是因为受不了怎样的屈辱。

  只是父皇曾经和他说过,母亲在世的时候是最见不得脏乱的。所以卡米尔死也是要死的体面的。

  只是不料想,我竟至死也没能真的做一回自己。卡米尔微微叹气,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尖刀穿入胸膛的感觉。

  一阵武器和盔甲的摩擦声穿来,虽然早有准备,卡米尔却仍是忍不住的紧张起来。

  可正此时,空气却突然间诡异的安静下来。

  卡米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毫无预兆的安静以及漫长的等待,折磨着卡米尔强行冷静的神经,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不敢睁眼。

  威严的男声打破了这样的安静。

  

  “三公主,我们殿下请你走一趟。”

  

  by:

  两个星期没更了,我觉得我怕是废了...

  原本打算更那个精灵的点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自己写的太low了...我可能要留坑...但是以后会补...

  (现在非常对不起点梗的小可爱,人家还专门用纸写给我设定却被我废了...我果然还是条咸鱼...)

  

  至于车...开的时候会说的...如果想看...✧(≖ ◡ ≖✿)


  


《来场跨越种族的恋爱》②

  人类雷X精灵卡
    
      距离城区几十公里以外,一个僻静的小山村。似乎外界的高速发展都要与之没有一点关系,这里还仍然住着一群文化尚未开化的村民以及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
  
  卡米尔慢慢撑着地想要坐起来,他先拍掉了身上掉落的树叶,然后晃了晃生疼的脑袋。
  他还不知道压根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只记得一股巨大的吸引力朝他而来,紧接着他便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怎么回事?
  他一边思考着发生了什么,一边动着因为趴了太久而僵硬的身子。但是卡米尔却在他起身的那一刻,闷哼了一声,重新趴了下去。
  没有一丝空隙,又是一阵劲风飞来,但是已经有了准备的卡米尔却在这劲风袭来之前,先一步反手一抓,握住了一个木棒。
  他轻轻一挥手,将这个木棒连同那个拿木棒的人一起丢了出去。
  这一次卡米尔起身很果断,本来精灵就会法术,恢复的很快。他在站定之后,才发现周围原来有那么多人,只是大部分都躲在树后面。
  那个被卡米尔丢出去的人看起来很硕壮,脑袋可能是因为撞到了石头而血流不止,尽管这样,他的眼睛仍然炯炯有神而又坚毅。
  一个人跑回去扶起来了他。
  他却推开了那人,自己起身,朝卡米尔喊着:“喂!我告诉你,我不管你是谁的人,或者是多厉害,我都不怕你!回去告诉他我们人多力量大!”
  卡米尔有些生气,心里道明明是你先动的手怎么比我还生气。只不过“谁的人?”是指什么。
  但是卡米尔向来是不怎么会解释,他不是很喜欢说话,特别是解释的话。因为曾今很长一段时间,“解释”这个词在他的生命里是没有意义的。
  这次他也不打算解释些什么,他摇了摇头以表示回应,便转身打算走。
  谁知那些人可没有想就此罢休,反而不知为何他们的愤怒却好似在不断的上升。
  卡米尔心里“咯噔”一下,果不其然,那些躲在树林里的人跟着那个粗汉子走了出来。
  卡米尔看着这副场景,几乎是撒腿就跑。
  其实如果真要打,他们所有人加在一起,也不一定打得过卡米尔。
  只是精灵乃是保佑人的万物之灵,从小被教导这个道理的卡米尔自然是不便出手的。更何况,精灵,是不可以伤人的——卡米尔的小腹开始抽痛起来。
  可是卡米尔听着后面穷追不舍的脚步声,仍然咬咬牙继续向前跑去。
  
  BY:混了两个也没有出场的雷狮...
  

《来场跨越种族的恋爱!》人类雷X精灵卡

  人类雷X精灵卡
  
  (´இ皿இ`)一考完就出成绩是什么骚操作..
  
  上学期间周更我尽力了...
  
  分————界————线:
  
  (1)
  
  卡米尔从小就向往着人类的社会。
  他读过很多有关于人类的资料,书上说他们善良而又强大。
  明明看上去是如此弱小的生物,却意外的是这世界上最强大的种族。他们靠相互扶持着前进,利用种族的智慧一直从远古时期相依至今。
  让人心生向往。
  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
  卡米尔收回飞向远方的思绪,他此刻正站在一个最高的塔顶上,中间摆放着一面巨大的镜子,那是这座天空之城上唯一可以看见人类的地方。卡米尔闷声施展着法术,在他双手的指挥下蓝色的光随着风飘出了这座天空之城,在一座小城上方洋洋洒洒的幻化成一颗颗小水珠。
  卡米尔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像是感到满足似的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但在下一秒笑容就被他凝结在了脸上。因为仅仅是一瞬间,天地风云忽然变,狂风呼啸着,黑压压的乌云越离越近,像是天破了一个大洞般的。
  莫名的恐惧袭来,卡米尔几乎是下意识的使用全部法力来阻止这场诡异而突如其来的变数。但是他却在法力触碰到那层黑压压的云之后,一股巨大的吸引力让他变得不受控制起来。
  他隐约看见了有谁向他狂奔而来,却因为巨大的吸力而昏了过去。
  
  金眼睁睁的看着卡米尔从自己的眼前消失,突如其来的变化以至于让他足足呆滞了几秒钟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那样奇怪的场景在带走了卡米尔之后消失。
  天空仍然是清澈的蓝,仿佛刚刚的一切都只是幻像一般。
  
  
  
  
  

《万丈光芒之完结篇》

  我真是高产哦吼吼吼~

        分————界————线

       卡米尔在听到了关门的动静之后才把头探了出来,不知为何他的眼睛有些发酸。
  咳!咳!咳!
  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伴随着鲜艳绚丽的红色花瓣。
  卡米尔看着落在被子上的花瓣,知晓了自己一直以来不知名的心意,他拉扯着嘴忽然笑了起来,却让人有些莫名心疼。
  他曾经看过一本有关于花吐症的书,当时没有多在意只看了一两张就丢在了一边。
  不料想,那竟然是真的存在。
  那根据患者爱情的不同而吐出相应的花也是真的吗?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曼珠沙华呢,果然如书上说的一样。
  花与叶间,了无缘。
  毫无生机的艳丽,如同失了魂一般,透露出一股死寂而危险的美。
  泪水划过脸颊的时候,卡米尔才意识到自己哭了,多年来的等候加上委屈和不安,情绪在一瞬间爆发。
  从未如此悲伤。
  卡米尔并非为自己而哀悼。
  死对于他来说并不可怕,他从记事起就身处黑暗。
  只是有一天,他见到了光。
  从那刻起,就注定了他将倾尽一身去跟随。
  他已经爱的如此小心翼翼了,于是上天要连他的性命也夺取吗...
  卡米尔哭着哭着突然自嘲的笑了,看来上辈子他应该炸过银河系啊。
  闹钟也不安分,不知抽了什么疯,又在嘀嘀嘀的叫个不停。卡米尔不想去管,却仍然架不住吵闹。
  抬手将闹钟拿起来的时候,才发现有一张纸被在下面。上面的字迹十分放纵,写着一个地址。
  后面是一行字:我希望你能来。
  落款:雷狮
  
  体育馆外,一位少年打扮的严严实实的,口罩不知带了多少个,一些人看了,不经下意识的远离,生怕被感染什么疾病。
  少年却对此毫不在意,少了人群的限制,使他的行动变得更加方便。手上紧握的纸条已经被汗透湿,上面的字迹早已不明显,但是卡米尔还是拿出来对比了一下以免错误。
  明明是不打算见的,却还是管不住自己的腿。
  实在是不想让大哥失望。
  恍惚中,有人在他耳边轻声地叫了他的名字。突如其来的熟悉气息让他一顿,继而别过了他那通红的头,道:“大哥...约我来干什么。”
  雷狮看着面前人疏离的动作,心猛地一顿。
  “没什么,想让你来参加我出道三周年的纪念演唱会。”像是置气似的,雷狮又加了一句:“如果会和你的直播有冲突,我可以让我的司机送你回去。”
  说完后雷狮瞬间后悔,开什么玩笑,这场演唱会可是他为卡米尔策划已久的。主嘉宾要是走了,他还开什么?!
  突然气氛陷入了尴尬,雷狮正想着怎么挽回,卡米尔却在此时开口了。
  “那就请大哥让司机送我吧。”
  得,不需要挽回了。
  雷狮有点错愕,但是更多的是头疼不已。
  明明准备了很多,明明打算告白的。他努力了三年,就是为了告诉他那些愚蠢自负的家伙,自己是有能力保护好自己的所爱。
  他想带着他最爱的人见证他人生最辉煌的时刻。他每次累到不行的时候,都会去看卡米尔的照片坚持下来,却连真真见他一面的勇气也没有,他怕他见了卡米尔,就没有动力前进了。
  他好不容易完成了自己曾经的誓言,想要回来。
  可是,他心心念念的小家伙却变得生疏了。
  雷狮的情绪向来急躁,而卡米尔则相反,他看见大哥突然不说话,竟然转身就走。(花吐症犯了)
  雷狮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冲上去拉住了卡米尔,不顾他的反抗,一路拖着他,将他拖进了自己的保姆车里。
  卡米尔被重重的摔在座位上,他吃痛的闷哼了一声。因为疼痛而流出的眼泪,让卡米尔整个人看上去十分柔弱,
  雷狮不禁心软,动作也慢了下来。
  卡米尔因为努力忍住咳嗽而一直微微的颤抖着。
  雷狮就算再怎么神经大条也发现了,他轻触着卡米尔的脸,道:“你不用害怕,虽然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但是我就是不想你走。如果你还是想走,那我会把你绑起来的...听上去像是疯了?”
  雷狮停顿了一会,见卡米尔依旧不说话,他变得急躁起来,突然提高音量。
  “对,我是疯了,思念无时不刻折磨着我,对你的忍耐快要把我折磨到疯掉。所以,接下来,我不会在忍了。”
  雷狮俯下身,在卡米尔的错愕之中吻住了他。
  可是没过一会,一种难言的感觉突然袭上雷狮,来不及惊讶,他迅速放开了卡米尔,开始剧烈的咳嗽着。
  雷狮看着眼前一同剧烈咳嗽着的男人。几乎是瞬间明白了卡米尔之前不合常理的行为。
  原来如此。
  他的嘴角不经意间微勾,偷偷暗恋自己的大哥不说,是要惩罚的啊~
  
  车厢里弥漫着玫瑰花的香甜气息。
  
  by:
  放假前终于完结了,等会就要去学校了🌝...第二天还有月考...
  (什么都没有复习的我默默颤抖)
  
  
  
  
  
  

《海盗团日常之雷狮想要脱单》

沙雕流日常

by:
我已经放弃了和老福特的斗智斗勇...明明超级清水
我还特意用百度敏感词检测...结果什么都没有好吗!!!╭(╯^╰)╮
今天屏蔽我第二篇了...我好不容易更那么勤快的!
我生气了生气生气了生气了
(╯‵□′)╯︵┻━┻

《万丈光芒之中篇》

  明星雷X唱见卡
  
  花吐症预警!(那么清水的文我找了将近半小时的敏感词。。。)
  
  分—————界—————线
  
  卡米尔扶着昏昏沉沉的脑袋,缓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清醒过来,只是呕吐感仍然挥之不去。他摸索着拿起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是晚上十点。
  原本只是想在床上稍微躺一下的,没想到竟然睡着了。卡米尔有点饿,他轻轻把被子掀开,脚刚落地的时候他觉得就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轻飘飘的。他突然身体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一个人生活真是不容易啊,生病发烧也没个人陪。
         好不容易从一个人生活到习惯了两个人一起生活,却到头来又是得这样,一个人。
  撑起来的时候,他突然察觉了一丝不对劲,生病让他的感觉变得格外灵敏和强烈,他停了动作,侧着耳朵仔细听,果不其然听到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和窸窸窣窣摸索的声音。
  贼!
    卡米尔心中一惊,眉头微皱。
       他从床头柜拿出一瓶辣椒水的喷雾,小时候的经历让他养成了无论在何时何地都会保持警觉的习惯。
       他悄悄走到房门的背后,在房门被打开的瞬间举起手作势要喷,不料想对方反应也是极快,抓住他的手就往墙上按去。
      黑暗中他看的不真切,但是他却能清楚感受到那人的靠近,温热的呼吸交织在一起,不知为何,卡米尔觉得有些熟悉。当那张黑暗中的脸几乎要碰到他的脸颊的时候,他本能的挣扎了一下,对方像是根本没有要禁锢他的意思,轻轻的放开了他的手。
  突然间的卸力让本就站立不稳的卡米尔失去重心,迷迷糊糊中他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抱住。
  他再也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雷狮正伏在他的床头边睡觉。卡米尔有些怔怔地看着那张好看到不讲道理的脸。
  与隔着屏幕的不同,是真真切切的,真真切切的在他的眼前。
  卡米尔记得三年前他生病的时候雷狮也是一样这样守在他的床前。
  唯一不同的是身份。
  一年多不见,什么都变了,他再也没有大哥是他一个人的感觉了。现在他的大哥有自己的事业,有千千万万的人喜欢。他站在高不可及的远方,不再是他打一个电话就可以见到的人,如果买票的话大概要几个小时吧。
  可是他并不想,他不想和别人一样用消费的方式去见自己的大哥。
  时隔一年再见,委屈,自卑,落寞—不甘,憧憬,向往,一同混杂在一起形成一种莫名的情绪。
  无论何时何地都耀眼的大哥,让卡米尔心中萌生出了一种“不配”的情绪。
  剧烈的心悸伴随着呕吐感袭上,是在他用手下意识的触摸雷狮之后。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幽香,又带点苦涩。
  花瓣从卡米尔嘴中咳出的时候,还带有一丝血迹。
  昏昏沉沉的感觉顿时好了一大半,但是卡米尔却并没有多高兴。
  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卡米尔故作冷静的将花瓣拾在一起放在枕头底下,轻轻躺着被子里。
  但是雷狮仍然被突如其来的动静吵醒,他迷迷糊糊的抬起了头,对上了卡米尔的眼睛。
  熟悉的蔚蓝色眼眸,此刻装满了脆弱和不安。特别在看见自己的那一瞬间,张皇失措。
  “...卡米尔?”雷狮试探性的喊着蓝眼睛的主人。
  卡米尔想要说话,却被喉咙里的花瓣硬生生的逼了回去,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他并不想大哥看见他这种狼狈的样子。
  自卑的人总是喜欢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喜欢的人。
  卡米尔把头深深的埋在被窝里,强忍住呕吐咳嗽的感觉,不停的颤抖着。
  如果是以前雷狮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掀开他的被子。
  但是现在不行了,他们已经是大人了,是区别于对方的别人了。
  卡米尔不会在像以前一样对他百依百顺,不会再不顾一切的阻止自己喝酒,也不会在时刻紧逼着督促他每天的作业。
  雷狮经常在休息的时间看卡米尔的直播,直播时候的卡米尔总是笑的很开心很开心。
  那是雷狮从小到大都不曾看见过的笑,卡米尔在面前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这样笑过。
  他应该是,不再需要依赖大哥了吧。
  现在的动作就是最好的证明,雷狮以为卡米尔看见他会很开心的,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
  就这么不愿意见到他吗?
  雷狮有点生气,他脾气向来如此,但唯独对卡米尔不忍责怪。
  他起身的时候将凳子踢在一旁,站在卡米尔的床前等了一会,“啧”了一声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用笔写了些什么,转身离去。
  雷狮不忘轻轻地把门关好。
  
       

  

原本是要更文的但是文字发不出去,我等会尝试下电脑行不行...

这急死人的bug把我一个活生生的文手变成了画手...

用画吧画了一上午的产物...原本只是打算自娱自乐的...

《万丈光芒之上篇》

 明星雷X唱见卡

   花吐症预警 小甜饼哦~

   分—————界——————线

       卡米尔关掉直播间的时候,面露微笑的脸瞬间垮下,恢复了以往的冷漠淡然,他拉了拉帽子,长呼一口气。

  作为X站开播不超过一年就百万粉丝的超级唱见,他其实并没有像别人想象的那样开心满足。

  卡米尔拉开了大厅的窗帘,从这里可以看见市中心的高楼上挂着一块巨大的投屏。

  投屏上的人笑的肆意而张扬,和卡米尔的笑不同,没有丝毫掩饰与虚假。按理说这般张狂的性格在娱乐行业并不适用,可是偏偏用他身上,让张狂这个词成为了褒义词。

  当代最赤手可热的实力派偶像——雷狮。

  几乎涉猎娱乐圈中的各个行业,无论是唱歌,跳舞,演戏,还是模特。都无一例外是顶尖的存在。

  投屏的画面切换,是雷狮新歌的MV,以红黑色为基调,整个MV充满着魅惑与暧昧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幻听,他隐约听见市中心有女生的尖叫。

  果然,还是差很远啊。

  雷狮的身影在卡米尔把窗帘拉上的时候消失在他的视线之中,却仍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斩不断,理还乱。

  卡米尔的脑海里不断闪现着雷狮那种充满魅惑的脸。每一丝细节都在他的脑海里被无限放大,最后停留在雷狮的嘴唇上。

  性感无比。

  让人忍不住想入非非。

  卡米尔将手轻轻放在自己的唇上,一种难言的想法在他脑海里冒出,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几乎瞬间红了脸。

  可是在下一秒,伴随而来的是剧烈的呕吐和眩晕感,卡米尔瞬间感觉头晕脑胀起来,小腹开始一阵一阵地抽痛。

  他慢慢的蹲了下来,仔细回忆着是不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以前他胃病的时候也是这样,只是这次好像疼的格外厉害。

  没关系,忍一忍就好了。

  一般不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卡米尔都不会想着去医院。虽然他是一个月收入在万以上的主播,但是他的钱,基本上全花在了雷狮身上,他的大哥身上。

  他偷偷的给他打榜,偷偷拜托人去给他送礼物,偷偷去看他的演唱会,偷偷的买他的各种周边。

  偷偷的喜欢着他。

  一切啊,都是偷偷的,都是,微不足道的。

  萌生出的那种不该有的想法,就像兼葭倚玉一般可笑。

  如同水滴入海,微不足道。

  爱什么的,完全谈不上啊。

  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赶上你。

  那我只能尽力把我仅有的给你,至少你累了的时候,我可以做你的休息站。

        by:
  国庆节快乐!!!